分割線
是什么讓國產劇越來越冗長?
來源:文匯報 2020/02/26 10:30:53
字號:AA+

導讀: 結構順序實際上就是鏡頭和鏡頭的組接,不同的鏡頭連接順序可能產生不同的節奏——同樣是10秒的敘述時間,警察要槍擊罪犯,一種剪輯方式是在警察和罪犯之間來回切換;有的演員用結巴來控制表演節奏,有的演員用快速的言語來控制表演節奏,優秀的演員通過表演把情緒和節奏傳達給觀眾。

近幾年,部分國產電視劇節奏拖沓成為觀眾比較突出的觀感。觀眾往往抱怨國產劇越拍越長,從集數上看似乎確實如此:《羋月傳》81集、《麻雀》69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67集、《延禧攻略》70集、《娘道》78集、《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78集。在電視劇行業中有這么一句話:“不超過60集都不好意思拿出手”。

但“集數多”就等于“節奏拖沓”嗎?不然。這種“拖沓”的感覺如何而來,其實頗值得細細剖析,而不僅僅是“注水”那么簡單。

敘事節奏決定電視劇總體節奏變化

一方面,一部優秀的電視劇一般有好幾條線索,線索越多,故事越復雜,節奏就越快。線索越少,故事就簡單,節奏相對就會慢一些。《絕望主婦》的敘事線索多達七條,每條線索講述一組人物故事,有時這些線索單獨發展,有時這些線索互相交織、映襯,形成交替式敘事模式。這七條線索等量展現,使得劇情緊湊,高潮不斷,敘事節奏明快。而在我們的電視劇里,一條線索是最普遍現象,個別類型劇擁有兩條線索,三條線索以上的電視劇少之又少,這就是為什么我們覺得國產劇節奏慢的原因之一。

另一方面,德國戲劇家席勒在《論悲劇藝術》中說:“一個新手就會把驚心動魄的雷電一撒手,全部朝人們心里扔去,結果毫無所獲,而藝術家則不斷放出小型的霹靂,一步一步向目的走去,正好這樣完全穿透別人的靈魂,只是逐漸推進,層層加深,方能感動別人的靈魂。”通常情況下,電視劇會在一開始引出主人公和事件動因,隨后出現新的矛盾沖突和人物,制造矛盾懸念并破解,再出現新的矛盾沖突,再得到平衡,讓觀眾在緊張中抱著希望,時時刻刻關注著事件進展,關注著人物命運,這種矛盾沖突設置方式能帶來非常強烈的節奏感。因此,電視劇敘事節奏一般都遵循:緊張-緩和-緊張-緩和-平衡的節奏模式。以此為參照,《宸汐緣》的問題就在于敘事節奏沒有高低起伏,該緊張的時候不夠緊張,該緩和的時候節奏就更慢,光靈汐解救九宸就寫了一集,兩人每次出現愛情危機都至少要用一集的時間去化解,導致觀眾覺得整體節奏非常拖沓。

剪輯節奏決定電視劇敘事的總體節奏基調

早年間不少韓劇給人留下節奏拖沓的感覺,最主要原因在于剪輯節奏緩慢。一句臺詞說出來,男一號一個鏡頭,女一號一個鏡頭,男二號一個鏡頭,女二號一個鏡頭,所有在場的都反應一下,自然節奏就拖沓了,集數也就增多了。如今國產電視劇也有這個趨勢,除了臺詞注水敘事節奏冗長之外,導演會把有的沒的鏡頭都剪進去,一場戲拖個10分鐘,一個小事件講述兩到三集已經成為心照不宣的規則。例如:《長安十二時辰》第一集檀棋去大牢找犯人張小敬,給張小敬委派任務,本來五分鐘就可以解決的事情,半小時過去了觀眾還沒明白到底委派的是什么任務,這樣的敘事節奏估計觀眾看不到半集就睡著了。

那如何加快剪輯節奏呢?一部影片的剪輯節奏往往取決于三個因素:單個鏡頭的時間長度、鏡頭的數量和結構順序。鏡頭長度是指鏡頭時間的長和短,是影響影片節奏的最直接、最具體的元素之一,蘇聯電影理論家多賓在《電影藝術詩學》一書中就指出:“短鏡頭造成快節奏,長鏡頭造成慢節奏”。鏡頭數量是指同樣的時間內鏡頭的個數,單位時間內,鏡頭的個數越多,節奏越快;鏡頭的個數越少,節奏越慢。鏡頭的數量常常和鏡頭的長度結合在一起來影響影片的節奏。比如:鏡頭長而多,節奏顯得拖沓;鏡頭短而少,節奏會急迫;鏡頭短而多,節奏會越來越強烈;鏡頭長而少,節奏會顯得呆板。結構順序實際上就是鏡頭和鏡頭的組接,不同的鏡頭連接順序可能產生不同的節奏——同樣是10秒的敘述時間,警察要槍擊罪犯,一種剪輯方式是在警察和罪犯之間來回切換;另一種剪輯方式是通過警察的校準鏡一直觀察罪犯的行動。顯然后一種給觀眾造成的心理節奏更快,因為一個連續不斷的危險遠遠比時斷時續的危險更讓人覺得恐怖。

運動的快慢決定電視劇節奏的快慢

運動不僅包括攝影機的運動,也包括演員的運動。這些元素都影響著一部電視劇節奏的快慢。

攝影機運動能形成一定節奏。一般情況下,攝影機移動快,影片節奏快;攝影機移動慢,影片節奏慢。攝像機運動的節奏應該和電視劇整體調性相吻合,才能讓觀眾感覺舒適。《情滿四合院》使用慢速的運動鏡頭就非常貼合其細膩的情感,觀眾感到的是和諧;但《長安十二時辰》明明應該是一個節奏明快的電視劇,卻非要使用慢速的移動鏡頭,這些鏡頭不但和劇情沒有多大關系,也拖慢了作品節奏。

演員的運動不但包括動作,同時也包括對白和情緒的傳達。臺詞是有節奏的,人物對話的節奏是和人物性格、人物關系、人物語言動作聯系在一起的。合理運用對話的節奏可以起到刻畫人物心理,塑造人物性格的作用。電視劇中經常用臺詞來表演人物性格,控制表演節奏等。有的演員用結巴來控制表演節奏,有的演員用快速的言語來控制表演節奏,優秀的演員通過表演把情緒和節奏傳達給觀眾。《慶余年》中陳道明飾演的慶帝臺詞節奏把握得非常到位,他有時臺詞說得極快,一帶而過;有時卻故意停頓,抑揚頓挫,充分展示了慶帝善于隱忍、城府極深、野心極大的性格特點。再配合服裝化妝上的散亂,一個表面看起來慵懶、平易近人的皇帝卻隱藏著極深殺機的人物形象躍然于心。而李沁飾演的林婉兒臺詞節奏幾乎沒有起伏,該快的時候沒快,該慢的時候沒慢下來,聲音該高的時候沒高,該低的時候沒低。在動作處理上,節奏控制也是一潭死水,并沒有把林婉兒那活潑靈動的性格表現出來。

節奏之于我們,就如哈姆雷特的鬼魂之于守夜的衛兵,令人費解、難以琢磨。節奏可以明顯增強作品的藝術感染力,它的準確與否,關系著一部作品的成敗,它有著不可忽視的意義和戰略地位。所以,萊翁·慕西納克在他的《電影的誕生》一文中喊出了:“是節奏,還是死?”

原標題:是什么讓國產劇越來越冗長?

責編:梁立群 (如涉版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新时时全部玩法 山西快乐十分胆拖 靠谱的网赚平台 秒速快3计划预测软件 排列七中奖规则 市来美保作品番号大全 千炮捕鱼电玩城水浒传 麻将技巧规则 青海十一选五结果查询 时时乐餐厅怎么样 e球彩三场全包奖金 微乐吉林麻将 宁夏11选5走势图 基本 让分胜负 11选5每期必赚20元 福彩20选8开奖结果 安徽快3和值中奖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