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了,先回去上班了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02/26 10:04:41
字號:AA+

導讀: 放下電話后,喬雨又給胡東發微信:“我們這里發現高度疑似(病例),有一層樓封了。后來,喬雨干脆不看外界有關疫情的消息了,而胡東除了工作時間,幾乎每時每刻都在關注抗擊新冠肺炎的最新情況。

從感染新冠病毒發燒到痊愈,武漢護士喬雨經歷了12天。不久前,她又回到醫院,照護非新冠肺炎危重病人。

前兆

喬雨的丈夫胡東也是護士,兩人30歲出頭,分別在武漢市兩家三甲醫院上班。

如果一切順利,1月20日下了夜班,喬雨能調休兩天。她想置辦些年貨,給女兒買新年禮物,然后像許多個武漢家庭一樣回周邊縣城老家過年。

再往前倒兩天,喬雨夜班時感覺“身子懶”,平時再累,她也能撐著把活干完,那天她坐到椅子上就不想動。

喬雨量了體溫:37.3℃。

當時,“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尚未被命名為新冠肺炎,卻已攪得武漢醫護圈一團糟:武漢同濟醫院、亞心總醫院、長江航運總醫院、武漢大學中南醫院等已出現醫護人員感染確診病例。

喬雨有點怕。

后來,“不明原因肺炎”變得更加“不明”,各種消息、謠言齊飛。

9天后,武漢市衛健委表示“尚未發現明確人傳人、不排除有限人傳人”。

部分醫護人員感到迷惑:醫院管理層一邊要求“不造謠、不傳謠”,一邊設立傳染隔離區、改造隔離病房。

喬雨也接到上級“不能以訛傳訛”的命令。醫院同時要求,直接面對發熱病人的醫護人員戴上N95口罩,其他科室戴外科口罩。

1月19日,喬雨打電話給丈夫:“我有點低燒。”

放下電話后,喬雨又給胡東發微信:“我們這里發現高度疑似(病例),有一層樓封了。”

第二天早上,上完夜班的喬雨向科室主任報告自己發燒的情況,她被批準可以多休息一天,居家觀察,如果狀態持續先就醫。

在咨詢本院的呼吸科醫生后,胡東告訴妻子,“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傳染特性未定,她沒接觸過確診或疑似病患,她不咳嗽、沒發高燒、呼吸也沒問題,“不太像,不典型”。

兩人在家也戴上了口罩。

19日那天,胡東和喬雨看到本地媒體報道百步亭“萬家宴”盛況。僅僅過了一天,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到訪武漢后宣布:新型冠狀病毒存在人傳人現象。

喬雨所在的醫院出現了確診病例,科室還通報了一位同事肺部CT異常。

感染

1月20日,喬雨在家睡了一整天。晚上快9點時,胡東下班回到家。

家里彌漫著消毒液的味道。廚房灶臺上消毒水杯和碗筷的蒸鍋咕嘟作響。

兩人來到附近一家三甲醫院,還未進發熱門診,就看到烏泱泱的人擁在樓道,戴口罩的沒幾個。

喬雨做了肺部CT。結果顯示,右肺下部一大塊陰影,高度疑似“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

當時,用于核酸檢測的試劑盒還未下發,大部分患者依靠臨床醫生判斷確診。對于疑似和確診病人,“居家隔離”仍是主要措施。

喬雨和胡東分房睡,開始自我隔離。

“我不咳嗽,也沒有呼吸道上的任何癥狀,為什么肺上會有一大片陰影呢?”喬雨困惑。她戴著口罩睡覺,感覺更喘不過氣。她考慮自己被感染的時機,可能是每天下班從職工電梯出來后路過發熱門診,那里人頭攢動。

第二天,胡東拿著喬雨的肺片,問了好幾個呼吸科醫生,得到的答案一致。一位醫生表示,有些病人極度恐慌,即使氧氣面罩放到面前,也拒絕吸氧。

胡東決定對妻子撒謊。

“我們院那位教授說了,你(的病) 就是個普通肺炎。”下班到家,胡東興沖沖地傳達“好消息”,稱低燒是人體自身免疫力在發生作用,氣短是因為一直戴著口罩。

“我還有些腹瀉。”喬雨說。

“應該是抗生素破壞了腸道菌群。”胡東答。他鼓勵妻子,要相信自己的免疫力。

治療

醫生給喬雨開了奧司他韋片劑和莫西沙星針劑。她第一次用右手給左手扎針輸液。

1月23日,武漢宣布“封城”。喬雨的情緒也被裹挾著。胡東叮囑她,別把自己代入網上看到的癥狀。

后來,喬雨干脆不看外界有關疫情的消息了,而胡東除了工作時間,幾乎每時每刻都在關注抗擊新冠肺炎的最新情況。

新聞說,阿比朵爾抗病毒藥有效,胡東就去找醫生開藥。一些“廣譜”抗生素的副作用不止腹瀉。喬雨食欲迅速下降,嘴巴只能嘗出咸味和甜味。

武漢封城前,喬雨吃飯靠外賣,每次叮囑小哥把食物放到家門口。等人走遠了,她再出來拿。封城之后,胡東去上班,喬雨就從臥室出來做飯。

身體不舒服的時候,喬雨心情低落。胡東就站在客廳,戴著口罩,隔著門念搞笑段子。

過去,這兩位護士很少同時在家,每周約有一半時間“星星追趕太陽”。同時輪休時,兩人就窩在沙發上玩手機。喬雨喜歡網購,添置生活用品。疫情發生之前,她在購物車放了一部《科學小實驗》叢書,是女兒最近想要的,等到下單,商家已暫停向武漢發貨。

如果周末同時在家,兩人會帶女兒到附近的江灘散步,讓孩子用鏟子挖泥巴。

胡東的鞋柜在家門外,到家換鞋時,柜門會“當啷”一響,女兒會去開門。隔離時,喬雨聽到聲音,會打開門,再遠遠躲開。

女兒幼兒園放假后被送回縣城老家。那時依依不舍的分別,后來讓兩人感到慶幸。

居家隔離期間,喬雨靠在醫院的護理經驗來消毒。丈夫回家之前,她會把所有夠得著的地方用84消毒液擦拭一遍。

轉折

1月26日,喬雨又去拍了一次肺部CT,結果顯示,陰影周邊凸起不規則毛刺,面積也增大了。回到家,她把自己關在臥室哭了,“我出事的話,父母怎么辦……”

“你這是普通肺炎!”胡東還站在門外,堅持喊著他的謊言。喬雨的體溫達到了38.7℃,胡東的“謊”快圓不下去了。

喬雨提過住院,她害怕丈夫被自己傳染。胡東建議她再觀察兩天,因為交叉感染更危險。再說,床位也緊張。

10多天以后,喬雨說,她早就知道自己屬于臨床確診病例,但丈夫每天說“你這根本就不算,肯定能好”,她只能往好的地方想,暗示自己起碼不是重癥。

兩人一起瞞著家里的老人。1月25日,喬雨和父母視頻通話,父親瞥見桌子上的藥,問她為什么搞那么多藥。

“醫院讓預防。”她答。

用藥第六天,喬雨停止注射抗生素。高燒時吃感冒藥降體溫,堅持正常吃飯,想一些積極開心的事。

她說,這病會讓人聯想到死亡,很多放不下的牽掛會涌到腦中,“但是想也沒用,就堅信自己能好起來。”

1月28日,喬雨測體溫,水銀條穩穩停在了36.5℃。9天來,她的體溫第一次降到了37℃以下,

1月30日早上,喬雨騎自行車去做核酸檢測,結果是陰性。肺部CT影像顯示,“較前片吸收好轉”。

拿了報告出來,喬雨看到一位同事也來做檢測,此前他們不知道彼此的情況。兩人幾乎同時閃開對方,遠遠地,喬雨忍住眼淚,喊了一句“一定要好好的”。

2月14日情人節這天,隔離期結束,喬雨所有的癥狀都消失了。她接到醫院通知,再休息3天就上一線。

“注意防護。”胡東叮囑,他所在的醫院20天前已成為新冠肺炎定點醫院,他照護危重癥患者已半個多月了。

(應受訪者要求,胡東、喬雨為化名。)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耿學清文并攝

原標題:原標題:我好了,先回去上班了

責編:杜文俐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新时时全部玩法 浙江11选五预测专家 欢乐斗棋牌斗牛不见了 欢乐彩票app下载网址 爱田奈奈 什么是上证指数 北京麻将官网下载 体彩20选5走势图表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话果 手机日本av电影网站 股票趋势选股 甘肃11选5遗漏查询 52麻将大庆麻将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今天 日本女优av性交 皇家国际在线娱乐下载 浙江快乐十二选五走势电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