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線
周恩來創中共首部密碼 始終未被國民黨破譯
來源:央廣軍事 2020/02/25 12:05:28
字號:AA+

導讀: 董保存:作為中國共產黨隱蔽戰線工作的領導者,周恩來曾經說過,我們的隱蔽戰線工作可以分成兩個部分:一個叫地下,就是打入敵人內部的;另一個叫天上,就是指無線電、機要通訊這方面的工作。

軍史專家董保存,為您講述在我黨革命斗爭活動中,周恩來領導創建秘密通信網的傳奇故事。

1927年大革命失敗后,中國革命進入低谷,中國共產黨在白區的斗爭處于秘密狀態。秋收起義之后建立的紅軍革命根據地也處在敵人的封鎖、分割中。在此情況下,中國共產黨能否迅速建立秘密電訊,保持內外聯系,加強革命指導,就成為關系革命成敗的一個重要問題。關鍵時刻,周恩來親自領導和部署了秘密電訊的建設工作,使我黨我軍的電訊事業從無到有,逐步發展壯大。

董保存:作為中國共產黨隱蔽戰線工作的領導者,周恩來曾經說過,我們的隱蔽戰線工作可以分成兩個部分:一個叫地下,就是打入敵人內部的;另一個叫天上,就是指無線電、機要通訊這方面的工作。

中國共產黨的六大是在蘇聯莫斯科召開的。大會結束后,周恩來回到上海的時間是1928年10月,從那時起,他就開始籌建我們的秘密電臺。他當時指示在中央軍委工作的李強學習無線電報務,同時鼓勵參加莫斯科國際無線電訓練班的6個留學生,抓緊學習無線電技術。另外,他還指派了一些人,設法利用國民黨軍用電臺開辦的無線電學校,進入這個學校去學習。經過一年多的努力,中國共產黨第一個秘密無線電臺建立起來了。第1本密碼就是周恩來自己親自編制的,而且以他的代名“伍豪”來命名這套密碼為“豪密”。隨后他又親自在敵占區、國統區部署了數十部秘密電臺,這些秘密電臺和當時紅軍的電臺共同建成我黨的無線通信事業。

在工作過程中,周恩來積極謹慎,既嚴格又細致。凡是他起草的文電,我們現在到檔案館都能看到,字跡都十分清晰,特別整齊,重要電報他都是親自交代每一個注意事項,甚至要求機要員當面念一遍、復述一遍,防止出錯。他說:“機密是黨的生命,機要工作一定要機密、準確、迅速,一點都不能粗心大意,一字之差、一分鐘之差、任何一點點失誤,都可能造成人頭落地。”

上世紀30年代,周恩來培養的我黨第一批電訊人員回到各革命根據地,被分派到各支主力紅軍中。他們結合學到的技術和獲取的敵情,刻苦鉆研,找到了編碼規律,掌握了破譯敵人密電的方法。第三次反圍剿勝利后,中革軍委決定成立軍委二局,專門負責破譯密電,為紅軍的重大軍事行動提供了有力的情報支持。

董保存:在整個土地革命戰爭時期,在舉世矚目的兩萬五千里長征途中,我們紅軍的每一次重大的轉折,每一次大的戰爭行動,我軍“天上的這支隊伍”都發揮了很重要的作用。

在長征路上,湘江戰役之后,紅軍遭受巨大損失。就在這個時候,我們的軍委二局陸續偵聽、破譯了國民黨有關兵力調動和作戰部署的一些情報。情報中明確顯示,國民黨軍已經知道中央紅軍翻過越城嶺之后,要走當年紅六軍團先期西征走的那條路,到湘西去和賀龍、蕭克的部隊匯合。

信息破獲以后,正值紅軍行進到湖南通化。當時召開了一個緊急會議,關于紅軍向什么方向走的問題發生了爭論。周恩來同志請毛澤東同志來到會場上,毛澤東同志根據我們二局陸續偵測破譯到的情報,提出一定要放棄到湘西的計劃。他建議紅軍隊伍向敵人薄弱的地方、向貴州方向走。他的意見在當時經過激烈的爭論之后,得到了軍委大多數人的贊同,這才有了著名的“通道轉兵”。

資料圖:解放戰爭時期,周恩來和毛澤東一起運籌決策。

在長征途中,中央紅軍避實擊虛、四渡赤水,在敵軍密集部署、犬牙交錯的陣地間銜枚疾走、穿插運動,爭取戰場主動,走出了危局。這既是毛主席戰略英明、戰術靈活的體現,也是周恩來領導下我黨我軍情報機構準確、及時破譯敵軍密電,成功配合行軍作戰的又一典范。

董保存:大家都知道,紅軍長征途中被毛主席稱為得意之筆的“四渡赤水”。為四渡赤水的決策指揮提供可靠情報的,也是我們隱蔽戰線“天上的這支隊伍”。后來葉劍英元帥回憶長征時曾說過這樣一段話,他說:“四渡赤水在龍里和貴定之間不過30公里的一塊地方,我們的紅軍進進出出來回穿插,在局外人看來非常神奇,但是我們十分清楚,很重要的一條就是我們軍委二局的情報準確及時,如果沒有絕對準確的情報我們就不容易下這個決心。”

四渡赤水期間,紅軍的武器裝備非常困難,當時即將被國民黨軍四面包圍的時候,我們隱蔽戰線的那些同志,就用了現在說來十分神奇的妙計——以在貴陽的蔣介石的名義,給他的部下周渾元、吳奇偉發電,將兩個主力調開,為我們紅軍空出來20公里的一個口子,讓紅軍得以通過,這樣不僅避免了一場血戰,而且讓所有的紅軍順利南渡烏江,為后來的北渡金沙江跳出國民黨軍的包圍圈創造了非常有利的條件。

紅軍進入云南后,國民黨的主力已經被甩在后面,渡過金沙江以后,為北上休整,爭取到了非常寶貴的時間。根據當時在地下戰線負責情報工作、機要工作的同志回憶說,1935年5月4日,軍委總司令部在云南皎平渡的渡口,破譯了敵人電報,得知國民黨軍第13師師長萬耀煌和蔣介石之間有矛盾,而且萬耀煌為了保存實力,不愿意孤軍深入來追擊紅軍,便向蔣介石謊報,說在前進的路上發現了共軍的行動,故意在原地休整了一天,然后再沿原路返回。當時的中革軍委及毛澤東同志根據這個情報認為,紅軍可以有四五天的寶貴時間。于是迅速召集主力部隊在皎平渡這里一次渡江,到達了金沙江的北岸。當萬耀煌按照蔣介石的手令趕到江邊的時候,紅軍已經全部過江,船都被銷毀了,國民黨軍隊是一無所獲,甚至還被紅軍嘲笑說,他們到了那里只能撿到我們的幾只破草鞋。

在周恩來的鼓勵和指導下,我們二局卓有成效的工作,曾經被毛澤東高度地評價為——“長征當中有了二局,我們好像打著燈籠走夜路,我們和蔣介石打仗好像玻璃杯里押寶——看得準嬴得了。”所以后來任弼時同志曾代表黨中央,表揚負責無線電通訊工作的軍委二局——“在中國革命戰爭當中起到了一個方面軍的作用。

責編:譚瑩瑩 (如涉版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新时时全部玩法 长沙按摩qq群 北京快乐8推荐 世界杯竞彩比分玩法 英超联赛历届冠军 北京快3一定牛推荐号 江西江西十一十一选 上海十一选五任四 日本女优丝袜视频 广西11选5手机版 香港63期开奖结果 边锋云南麻将 哈灵上海敲麻麻将下载 广西快乐十分非凡综 3d开奖结果 福建快三 凯尔特人球员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