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線
憶白山市渾江區三位抗日英雄
來源:吉林日報 2020/02/25 09:33:27
字號:AA+

導讀: 今天要說的是兩位年紀輕輕就為國捐軀的朝鮮族抗聯高級指揮員,還有一位冒著生命危險幫助抗聯的愛國者。日前,白山市渾江區文物保護服務中心主任蓋開云向記者講述了他們的故事。

柳萬熙

樸翰宗

盧松巖

盧松巖之墓

古佟佳江,今名渾江,我省白山市渾江區由此得名。歷史上,抗聯斗爭在這里留下了無數可歌可泣的事跡。今天要說的是兩位年紀輕輕就為國捐軀的朝鮮族抗聯高級指揮員,還有一位冒著生命危險幫助抗聯的愛國者。日前,白山市渾江區文物保護服務中心主任蓋開云向記者講述了他們的故事。

24歲壯烈殉國的柳萬熙

柳萬熙原名柳永俊(1917年—1940年),1925年隨家遷居吉林磐石縣,中國共產黨黨員。他1933年參加東北人民革命軍,1936年任東北抗日聯軍第一軍第三師政治部主任,犧牲在臨江縣黑瞎子溝密營(現白山市渾江區七道江鎮旱溝村),年僅24歲。

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日本侵略者的強盜行徑激起了中華民族的義憤。受中國共產黨領導的革命斗爭影響,年僅15歲的柳萬熙參加了童子團,他和小伙伴們一起到山城鎮日本“領事館”門前游行示威,到群眾中散發傳單,宣傳抗日道理。不久,黨組織派他做了三間房村地下聯絡員。一次,組織派一位同志到山城鎮開展地下工作,不久便引起了敵人的注意,處境十分危險。柳萬熙不顧個人安危,將其隱藏在家中,并協助這位同志完成了任務。

1933年秋,日本人發現柳萬熙經常參加抗日活動,便派清源縣日本守備隊姓金的翻譯,帶領30多名日本鬼子到三間房村捉拿柳萬熙。組織及時掩護柳萬熙離開了家鄉,使敵人的抓捕落空,窮兇極惡的日本鬼子便把他的母親和弟弟抓了起來。黨組織曾秘密動員群眾聯名保他的母親和弟弟,但狡猾的敵人卻說,只有柳萬熙到守備隊才能放了他們,以此誘捕柳萬熙。柳萬熙沒有向敵人屈服,毅然加入了南滿抗日武裝隊伍——東北人民革命軍第一軍獨立師。敵人為了報復柳萬熙,竟殘忍地將他的母親和兩個弟弟活埋。敵人的法西斯暴行,更加激發了他殺敵報國的雄心壯志。1934年秋,柳萬熙帶領20多名戰士回到家鄉,殺死了仇人,為鄉親和母親、弟弟報了仇。

蓋開云告訴記者,1936年開始,日偽當局全力建設“集團部落”和實施“保甲制度”的主要目的,一是把抗聯從原來的村屯中分離出去;二是“嚴肅劃分民匪,使不良分子不得混跡村屯以內”,妄圖“確立永久安全及區村自治基礎”。他們把抗聯活動的游擊區分為三類,即“匪區、半匪區、準半匪區。對抗日武裝活動的所謂“匪區”,禁止一切居民居住,全部趕到“集團部落”。農種地則限制在距離“集團部落”4公里范圍內,禁止種植可供直接食用的玉米、薯類和豆類。對食鹽的控制更為嚴格,嚴密監視流通渠道。日本帝國主義妄圖通過三年“大討伐”,徹底消滅抗日聯軍,東北抗聯的生存環境也愈趨艱苦。為粉碎敵人“大討伐”,抗聯第一軍軍部在興京縣(今遼寧省新賓縣)草盆溝將所屬第二教導團、第五團的兩個連和游擊大隊等部合編為該軍第三師。師長王仁齋、政委周建華、參謀長楊俊恒、政治部主任柳萬熙,共同率隊西征。

西征途中,柳萬熙率三師一部,在廟溝伏擊了去開原開會的60多名日軍校級軍官,全殲敵人,取得了戰斗勝利。1937年7月18日,周建華和柳萬熙率三師指戰員,在開原縣南方之東松木嶺圍殲日軍部隊岡田討伐隊,激戰中,擊斃岡田中佐與坂本少佐以下軍官13名,嚴厲打擊了日本侵略者的囂張氣焰。不久,他們又在清原七道河子伏擊敵人,擊毀一輛汽車,打死日本鬼子20多人,繳獲機槍一挺、長短槍20多支及其他戰利品。1937年冬天,周建華和柳萬熙率三師轉移到西豐、清源、開原三縣交界處的夾皮山,與敵“七縣聯防隊”又一次遭遇。敵人以十倍于我的優勢兵力妄圖把這支抗日部隊一網打盡,由“七縣聯防隊”隊長親自帶領上千名日偽軍,八門小鋼炮、20多挺機槍,從四面八方包圍了夾皮山。這時三師部隊僅有80多人,其中20多人是傷病員,彈藥不足,情況危急。周建華和柳萬熙不畏強敵,沉著冷靜地指揮戰士們突圍。戰斗進入膠著狀態,柳萬熙不顧個人安危,抱起歪把子機槍猛烈射擊,打開了一個缺口,部隊很快沖出敵人的重重包圍圈,向清源一帶轉移。不料,行至開原縣李家臺蠶溝一帶,又與前來增援的清原縣日軍守備隊遭遇。情況萬分危急,為了盡可能地保存革命力量,周建華和柳萬熙商定分頭突圍。周建華他們剛走到一個山崗上,就發現有200多名敵人端著明晃晃的刺刀朝他們逼近,終因敵眾我寡,周建華身中數彈倒在血泊中。從此,年僅20歲的柳萬熙就獨當一面堅持在長白山區與敵人進行斗爭。

1938年上半年,柳萬熙獲知日軍汽車要從西豐去房木鎮,便設計襲擊了這股敵人,活捉了日本軍官田村,殺死了龜井,嚴重打擊了日偽當局的囂張氣焰。同年8月,柳萬熙率部30多人,在西豐縣松樹砬子溝與敵遭遇,擊斃青島警尉和一名自衛隊員,俘敵2名。1938年10月,柳萬熙率部參加了在楊靖宇將軍統一指揮下的樺甸榆樹河戰斗,戰斗中柳萬熙同志右臂負傷。

1940年3月,柳萬熙帶領13名戰士,來到臨江縣黑瞎子溝(現渾江區七道江鎮旱溝村)密營執行任務。當時環境特別艱苦,糧食嚴重不足,隔幾天才能吃上一點煮熟的苞米碴子、高粱等。穿的也供應不上,有的戰士還穿著夾褲。24日,柳萬熙派7名戰士到八道江河口(現渾江區河口街道)搞給養,留在密營內的除柳萬熙還有王分隊長,陳、李、曲三名戰士,一名伙夫和機槍射手金增順。此時金增順在嚴酷的環境面前產生了叛變的念頭。為向日本侵略者邀功請賞,金增順乘7名戰士不在密營,他等柳萬熙睡熟之機,手持機槍闖入密營內,首先將柳萬熙打死,王、陳兩人還未來得及還擊,也被突如其來的子彈擊中要害犧牲。金增順用機槍逼迫伙夫和姓李的戰士攜槍去八道江(現渾江)投降了日本長島憲兵隊,只有姓曲的戰士成功逃走。隨后,金增順帶領日本憲兵來到密營,將柳萬熙的頭割去,燒毀了密營。為了中華民族的解放事業,年僅24歲的柳萬熙同志把滿腔熱血灑在了渾江大地上。

1953年,人民政府將叛徒金增順捉拿歸案,處以死刑,為柳萬熙報了仇,為抗聯戰士雪了恨。

犧牲在紅土崖的樸翰宗

樸翰宗(1910年—1935年)又名樸煥宗,1930年加入共產黨,九一八事變后在中共磐石縣委領導下積極參加創建磐石工農義勇軍。1932年5月,楊靖宇派他到宋營(偽軍第五旅第十三團第一營)組織偽軍嘩變。樸翰宗經過調查分析,決定把此營龍齊天連作為分化瓦解的第一個目標。樸翰宗以和龍齊天朋友的關系為掩護,通過個別談心,憶苦對比,講個人家庭血淚史等辦法,爭取了大部分偽軍。不久,這些偽軍便攜帶武器隨樸翰宗加入了抗日隊伍。

龍齊天連嘩變后,組織決定趁熱打鐵,將宋營全部爭取過來,再次派樸翰宗到宋營做剩下偽軍的工作。宋營士兵大多是貧苦出身,不得已參加偽軍。樸翰宗向營長宋國榮宣傳救國救民的道理,經過細致、耐心工作,宋國榮決定帶領官兵嘩變。同年9月,宋國榮帶領350多名偽軍一起加入到黨領導的抗日武裝隊伍行列,并于9月10日攻打了磐石縣城。

1933年,樸翰宗任楊靖宇領導的抗日游擊總隊第一大隊大隊長。他跟隨楊靖宇將軍轉戰長白山區,在不到半年時間里,先后粉碎日軍組織的四次大圍攻,狠狠打擊了日本侵略者的囂張氣焰。

1933年6月16日,楊靖宇決定17日拂曉進攻大興川。樸翰宗立即動員全隊官兵,隊員們個個摩拳擦掌,一致表示打好這一仗。17日拂曉前,一大隊和其他抗日隊伍一起向大興川發起進攻,經過一天一夜激戰,打死打傷偽軍大半,其余狼狽逃竄。7月12日,樸翰宗率隊乘勝向營城子發起進攻,很快占領該地,得現洋數千元,還有許多軍用物資。

1933年8月16日,樸翰宗奉命和十幾路抗日隊伍共1600多人,向呼蘭鎮發起沖鋒。樸翰宗帶領戰士們沖在前面,殺聲、喊聲、槍聲驚天動地。日偽軍和反動地主嚇得龜縮在鎮內拼命抵抗,樸翰宗帶領的抗日聯合軍將敵人圍困了三天三夜。敵人援兵出動,他們連續打退敵人三次反撲,隨后退出戰斗。此次戰斗,斃敵團總高希甲和日本軍官中島等數百人,樸翰宗之名日偽軍聞之無不喪魂落魄。

1934年11月7日,在楊靖宇的建議下,東北人民革命軍第一軍在臨江縣板石溝(現渾江區)宣布成立,楊靖宇任軍長兼政治委員、樸翰宗任參謀長,宋鐵巖任政治部主任,馬占元任軍需處長。軍部下設兩個師4個團和一個保衛隊,兩個教導連,共計800余人。

1934年12月7日部隊返回臨江,在禿尾巴溝(現渾江區七道江鎮)與井上部隊和偽軍第二旅呂衡部隊遭遇,在楊靖宇的指揮下,樸翰宗立即占領有利地勢,連續激戰5個多小時,將日軍擊潰。

1935年1月11日,一軍軍部從地下黨組織情報中得知敵李壽山部混成第五旅第五團到濛江縣換防,楊靖宇和樸翰宗決定消滅這股敵人。當晚率部隊急行軍來到紅土崖曲家營(位于渾江區)埋伏下來。12日下午,敵人進入埋伏圈,樸翰宗一聲令下,機槍、步槍、手榴彈一齊開火,偽軍正、副連長及其勤務兵被悉數活捉,斃敵數十人,繳獲步槍70余支,戰馬數十匹,一軍從此有了自己的騎兵隊。但樸翰宗不幸于此役犧牲,年僅25歲。

為抗聯送物資的盧松巖

1978年秋天,楊靖宇將軍的女兒馬錦云同志,在通化市人民廣播電臺尋找一位叫“盧公”的人。后經查實“盧公”就是渾江市太安鄉旱蔥溝村(現白山市渾江區七道江鎮旱蔥溝村)村民盧松巖。盧松巖祖籍遼寧寬甸(1901年—1977年),這位在解放后默默無聞的老人,在抗日戰爭時期竟是遠近聞名有膽有識的“盧公”。

日本侵華初期,盧松巖便參加了抗日民眾自衛軍,歷任團長和總指揮。在寬甸縣牛毛塢,他指揮抗日民眾自衛軍與日本鬼子進行了五天五夜的戰斗,戰斗中他因腿負重傷被戰士抬下火線。后來,抗日民眾自衛軍在日偽聯合“掃蕩”之下各路部隊首領或戰死、或被捕、或被害、或逃亡,盧松巖便隱姓埋名在遼源煤礦當工人,后經人介紹到旱蔥溝安家落戶。

盧松巖在旱蔥溝有30多畝地,家境比較富裕,他便經常接濟困難鄉親,因此鄉親們也很愛戴他。

1939年春天的一天,盧松巖上山干活時碰上了楊靖宇部下的排長賀永發、指導員李升華和另外3名戰士。李指導員向他述說了現在抗聯急需軍用物品,求他幫忙搞點糧食、藥品和其他東西。盧松巖說:“眼下日偽警察看管得很嚴,各個道口都派兵把守,不過我會想辦法把東西送出來。”并告訴他們,第二天中午到四道溝處等候。

盧松巖回到家后,連夜準備好六斗半大碴子、鹽、20打襪子、103尺布、十七兩藥膏、20副腿綁、27雙膠鞋等物品用口袋裝好,放在牛爬犁上,上面用牛糞蓋好。第二天上午,他順利地通過了敵人的關卡,把物品送到四道溝交給李升華同志。

從這以后,盧松巖又用同樣辦法給楊靖宇部隊送過幾次東西。一次,李升華同志捎來楊靖宇將軍寫給盧松巖的親筆信,上面寫道:盧同志,米鹽物收到。你是中國人,辦中國事,是光榮的。走滿洲國道,辦滿洲國事是可恥的。今后還請你多幫忙。謝謝!東北抗日聯軍第一軍軍長楊靖宇。

盧松巖看完這封信,激動得一宿沒睡著,為防萬一,把信藏到山上樹林中的樹皮里。后來為防不測忍痛把這封信燒了。

1938年,日本帝國主義為了進一步鞏固他的戰略后方基地,繼續大量增兵東北,推行毒辣的“匪民分離”政策,瘋狂“圍剿”東北抗日聯軍,東北抗聯斗爭進入了艱苦階段。日本關東軍討伐時,偽軍在前,老百姓擔架隊在后,日本人在中間,多次遭到伏擊,而每次戰斗打響時,抗日聯軍不打前、不打后,專打中間的日本人。

這件事激怒了日本“討伐隊”,引起日本人的注意,認定老百姓通“匪”。于是在“血洗白家堡子”慘案之后,又要屠殺旱蔥溝的老百姓。盧松巖冒著殺頭的危險連夜趕到通化省公署憲兵司令部,控告日本兵血洗村民的罪行,并用自己的生命擔保旱蔥溝村民是“良民”,根本沒通“匪”。盧松巖與日本憲兵隊回村核實人員時,日本“討伐隊”已把全村百姓關在村公所后面的大院里,三挺機關槍上面蓋著紅布,如有一點通“匪”,鬼子便會立即開槍。盧松巖在這千鈞一發之際,沉著冷靜地一個個核實村民身份,鬼子見無一有誤才算罷休,幾百名百姓得救了。

1944年春,有13名被俘八路軍戰士被日本鬼子抓到石人煤礦挖煤,這13名戰士不甘心忍受日本鬼子的折磨,便商量集體外逃。有5名戰士未逃出虎口,被日本鬼子活活打死,余下8人逃到旱蔥溝,盧松巖發現后便把他們藏在馱道村后山一個山洞中(此洞非常隱密,外人很難發現,洞口有一天然的巨石遮擋,洞內比較寬敞干燥)每天給他們送吃的。過了幾天風聲過后,盧松巖放風說:“我在外雇了幾個幫工,都是身強力壯的小伙子”。就這樣他們以幫工當伙計的身份在盧家住了3年,躲過了鬼子的搜捕。土改時,他們返回了部隊。

(本版圖片由白山市渾江區文物保護服務中心提供)

專家簡介

蓋開云,1973年生,男,中共黨員,現任 。白山市渾江區文物保護服務中心主任多年來,一直從事于抗聯文化、文物鑒定與鑒賞方面研究,發表《東北抗聯的密營文化研究》等多篇論文。

責編:譚瑩瑩 (如涉版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新时时全部玩法 2018最好玩的棋 福彩开奖直播频道 五分快三怎么玩稳赢 重庆时时五星基本彩走势图 长沙一条龙服务 黑龙江11选5胆拖公式 旺彩双色球app老款 河南麻将 青青海快三开奖结果 五分pk10一期计划 麻将作弊手法视频教程 吉林11选5遗漏数据 网上如何赚钱快 网上电玩棋牌 澳洲幸运5直播查询 东京热影院一本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