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美國對外滲透的理論利器
來源:環球網 2019/10/17 10:23:03 作者:寧騷
字號:AA+

導讀: 我們不要對“權威(威權)主義政體”這個概念視而不見,更無需躲閃回避。而應組織對西方比較政治學有深入了解的人進行系統分析,揭示其本質內涵,指出這是西方給中國的國家政體硬扣帽子,目的在于打擊我們的制度自信、改變我們的國家認同,潛臺詞是要在中國搞“顏色革命”“民主轉型”。

比較政治學為美對外政策搭臺

美國比較政治學界向來擅長的一件事,就是通過國家政體類型的劃分和歸類,為美國政府的對外政策規劃搭建平臺。

一些學者借助常人不大看得懂的巧妙運作,營造一種看起來舊民主顯然高于、優于新民主的固有印象。這能在很大程度上直接影響其他國家的命運。一個經常出現的現象是,一個國家無論各方面情況多糟糕,只要被歸入自由民主政體,就會得到西方國家的“同情和憐憫”;反之,一個經濟發展很有成就、治理良好的國家,如果被歸到“權威”(或譯作“威權”)主義政體這一類,就會莫名招來許多麻煩。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新加坡就曾遭此困擾;現在中國的遭遇也人所共知。

在政治學領域,西方國家自二戰結束以來一直重視甚至不惜血本地支持比較政治學者做這一類研究,并獲得“豐碩”成果。比如,布熱津斯基冷戰期間翻新了一個原本相當冷僻的概念“極權主義”。經過一番操作,使它在西方對蘇聯的研究中產生的影響力、破壞力不亞于核彈的效果。自十月革命勝利后誕生“蘇維埃民主”以來,直到二戰結束,蘇聯一直自認為而且被包括一些西方國家在內的國際社會普遍認同為民主國家。但在極權主義成為分析蘇聯政治的核心概念后,蘇聯漸漸被排擠出民主系譜。起初這種認識的變化只發生在西方國家,幾年后連蘇聯國內也普遍發生了“認識革命”,蘇聯人上下都喪失了制度自信而迷戀上了舊民主。又過了幾年,蘇聯轟然崩塌,新民主的初始形態就此灰飛煙滅。

在普通人看來,一個國家的政體用什么詞稱謂是個純學術問題。但在蘇聯解體過程中,數十億人目睹了這種稱謂和歸類的作用,目睹了軟實力滲透的巨大力量。

尋找新的理論利器影響中國

1949年新中國成立,西方一開始視中國為蘇聯的翻版,把對付蘇聯的利器“極權主義”轉過來用于分析中國政治。后來他們發現中國不是蘇聯,極權主義這一概念用來分析中國不靈光。他們苦心孤詣地尋找新的理論利器來對付中國。冷戰行將結束之際,將新利器輸入中國的時機來了。美國比較政治學界構架了權威(威權)主義這一概念。據說,這個概念用來概括和分析佛朗哥獨裁時期的西班牙政體很管用。許多比較政治學者跟進,用它來分析一些發展中國家的政體和政治行為,并企盼被他們認定為實行權威(威權)主義的國家,都像西班牙那樣發生國家政體的轉型,因為他們認為,民主取代權威(威權)主義這類專制政體是近代以來公認的歷史邏輯。

同時,一些嗅覺敏銳的人覺得,把它用在中國身上,功效會大大高于極權主義一詞。他們認為,一旦給中國戴上權威(威權)主義政體的帽子,就能為推進“顏色革命”做好鋪墊。上世紀80年代后半期,在中國內地政治學界掀起一波研討權威(威權)主義的小高潮。說實話,在比較政治學領域躬耕多年的那些中國學者很難接受這一概念。但讓他們那時很難想到的是,權威(威權)主義概念現今已產生不小的影響,尤其在青年知識分子中間。

現在的情況是,至少在政治學領域,西方學者已牢牢掌握學術話語的主動權,包括中國在內的發展中國家學者仍然只能照著說,跟著做,眼見自己的國家在國際學術會議和國際輿論場中被人扣帽子,竟然也無可奈何。

增強以制度自信為核心的軟實力

不同的政體或民主類型本應在平等基礎上相互認同,進行對話,乃至展開博弈甚至對抗。在冷戰之前就是這樣。但在冷戰中由于雙方主要角色實力相當,不敢直接進行硬實力對抗,所以舊民主就在軟實力上下大功夫,結果取得了意想不到的勝利。

現在,舊民主尤其它的主要角色美國正在試圖把對付蘇聯大獲全勝的經驗用于中國。這兩年,不斷有在中美兩國間頻繁行走的有識之士告訴我們,中美關系的好時候一去不復返了。美國不僅向中國揮起經濟貿易的利器,以后還可能會動用更多政治手腕,其中就包括進一步操作權威(威權)主義這類“精神核彈”。

我不大相信美國政治學家如此幼稚,但在翻閱了幾位美國比較政治學者的一些近作后,發現有識之士所言非虛。

怎么辦?對付這種霸凌主義和滲透的現實辦法,當然就是大力加強我們自身的軟硬實力。在軟實力方面,當前的核心是四個自信,尤其制度自信。如何進一步加強制度自信?我認為特別需要注意的一點,就是無論在包括國際會議在內的國際交往中,還是在社會宣傳和教育、尤其在各級學校的愛國主義教育中,在界定和詮釋我們的政治制度時,都要首先更加突出強調中國是一個民主國家,接下來再談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民主。眼下突出強調作為新民主的民主共性,對我們大有好處。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這個概念中,民主是政體性的共同品格,社會主義是特殊品格。

還要特別指出,中國民主在民主的共同品格方面,與發達國家相比較至少是難分伯仲,有些方面甚至高于發達國家。例如在民主的共識內涵“民有、民治、民享”方面,又如在民主的真實性和廣泛性方面,中國民主在哪一點上都不遜于人;而在民主的形式方面,各國民主都有自己的特色,“中國特色”也是很值得我們予以堅持、完善和發揚的。

另外,我們不要對“權威(威權)主義政體”這個概念視而不見,更無需躲閃回避。而應組織對西方比較政治學有深入了解的人進行系統分析,揭示其本質內涵,指出這是西方給中國的國家政體硬扣帽子,目的在于打擊我們的制度自信、改變我們的國家認同,潛臺詞是要在中國搞“顏色革命”“民主轉型”。我相信,只要堅持這樣做,就能有效戳穿對方的圖謀。

(作者是北京大學教授,中央馬工程重點項目“比較政治制度”主持人、第一首席專家)

原標題:寧騷:警惕美國對外滲透的理論利器

責編:許舒琦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新时时全部玩法 林心如的三级片电影 qvod三级片影院 日本sm绳艺捆绑 上分麻将代理 股票指数投资策略考试题答案 幸运飞艇 日本av按摩振动器 东京热_种子 c18070s股票指数投资策略课后答案 新全民麻将作弊器辅助 篮球比分直播90vs视频 日本sm虐网站 胜分差 东京热图片介绍 原千岁24部在线观看 顶呱刮